保护长城,我们责无旁贷

鹤壁市工程质量安全监督站

2019-02-02

梁庆立,长城保护员,31岁,河北省唐山市迁西县金厂峪镇人,从十多岁,到二十多岁,再到如今已年过三十,已守护长城16年,他坦言“选择了,就无悔”。

他一直认为,从家乡蜿蜒而过的榆木岭长城和自己祖先有着密不可分的血肉关联,他甚至能从一块块古老而冰冷的城砖上,感受到血脉的延续和历史的回声。 那种血脉带有温度,那种回声充满期盼。

(封面新闻)长城,历经风雨沧桑,浸入了我们先人的智慧和血汗,象征着中华民族的伟大意志与力量,这是由历史延续而来的一种存在、一种永恒。

在人们的心中,长城虽然早已消解了“墙”的意义,不再阻挡什么,也不再抵御什么,但早已升华为一种民族精神,始终影响着中国人的精神信仰。

从这个意义上说,保护长城,我们责无旁贷。 正是有了这份责任担当,梁庆立特别看重“长城保护员”这个身份,用16年的坚守,义务守护着长达15公里的榆木岭段长城,兑现着自己守护长城的誓言。

长城,承载了深厚的历史积淀,文化内涵十分丰富,但长期以来由于风雨侵蚀、人为破坏、缺乏维护管理等因素,长城保护处于严重“亏欠“状态。 从河北情况看,境内长城分布广泛,现存有战国、秦、汉、北魏、北齐、唐、金、明代等不同时期的长城,其中明代长城保存较为完好,行经境内8市40个县,总长公里。

调查显示,长城墙体保存状况总体堪忧,较好的比例不足10%,消失的比例多达30%。 可以说,保护长城,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。

由于长城体量大,保护管理难度很大,仅仅靠文物部门是不行的,需要政府各部门的配合,更需要全社会的积极参与,其中长城保护员的所起作用不可忽视。 在日常巡查时,他们可以及时劝阻、制止个人的破坏行为,对于有可能破坏长城的线索及时上报,使一些长城得以保护,防患于未然。 不过,像梁庆立这样的“长城保护员”,目前全国还不足4000人,但他们却守护着我国两万多公里长的历代长城。

这样的数字对比,让我们深切感到长城保护员的力量亟待加强。 值得注意的是,长城保护员是一支不容忽视、难以替代的力量,但目前长城保护员收入微薄,与常年翻山越岭的辛苦不成正比,无法保障队伍长期稳定。

以梁庆立为例,每月“长城守护补贴”120元,为了养育两个孩子,他巡查完长城后大多时间都在务农,也会抽空去附近打零工。

针对这样的情况,建议政府提高长城保护员的待遇,或将长城保护员纳入各地的公益性岗位,由政府统一购买服务,进一步巩固壮大长城保护员队伍。 当前,从中央到地方都很重视长城保护工作,都在积极想办法加大长城保护执法力度,取得了良好成效,但长城依然面临着自然损坏加剧、人为破坏时有发生、投入不足、管理薄弱、不当开发利用、社会参与度不高等问题,保护状况还不尽如人意。

特别是随着近年来“野长城”探险旅游热的兴起,一些地方“向钱看”的保护和无序开发,给长城造成毁灭性的破坏。 从这一点而言,我们必须严厉打击破坏长城行为,积极借助社会力量的参与,誓将长城保护进行到底。 (刘凤敏)责任编辑:霍骋远。